9789864896677.jpg

地球盡頭的溫室

  • 出版社 漫遊者
  • 作者 未分類
  • ISBN 9789864896677
  • 分類
  • 庫存 1 件 (總店)
  • 庫存 (更新中) (理工分店)
MOP $150.0
加入欲購



只要不忘記彼此的約定

我們所到之處,都會是這座森林與溫室

 

網路書店讀者「最想收到新作通知」的作家

無數20、30歲女性讀者「信讀」(相信不會失望而讀)的作家

2021年以4本小說橫掃暢銷榜的作家

「韓國文學的未來」票選「年輕作家獎」第一名

——金草葉 第一部長篇力作

 

韓國頂級電視製作公司STUDIO DRAGON改編影視籌備中!

(《孤單又燦爛的神:鬼怪》、《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》、《愛的迫降》、《黑道律師文森佐》)

韓國所有讀者都在談論她,媒體冠以「金草葉現象」的熱潮

出版後旋即席捲各大排行榜的現象級小說,熱銷超過12萬冊

●2021年韓國最大網路書店YES24「年度書籍」

●2021年阿拉丁網路書店「韓國文學之顏」Top1

●2021年阿拉丁網路書店「年度作家」Top1

●2021年阿拉丁網路書店「年度書籍 」TOP 10

●2021年教保文庫書店「50位小說家選出的年度小說」Top5

●2022年京畿道議政府市「一城市,一閱讀」讀書計畫「年度書籍」

 

•••

惡魔的植物現身,藍色光塵召回失落的故事:

森林深處那間燈火永不熄滅的溫室

我們之間那個渺小的約定

 

我們已經無法回到災難之前的生活

隔絕與孤立是人心的瘟疫

一起,才有可能施展奇蹟——

但有一種愛,是分開後才真正在一起

•••

2055年,地球爆發落塵災難,有毒的粉塵殺死了大半人類和生物,

只有少數天生帶有抗體的「耐性種人」,能免於這場災難的傷害。

為了隔離致命粉塵,有權有錢的人建起超大型圓頂,封鎖整座城市。

人類世界分崩離析為一座座孤立的城市。無法進入圓頂城的人,只能緣地求生、苟延殘喘。

城裡的人為了生存,利用「耐性種人」進行實驗,甚至製造半機械的改造人出城掠奪資源,

對非我族類趕盡殺絕……

 

「惡魔的植物生長在我的花園裡,這是不是滅亡的徵兆?」

2129年,在落塵生態研究中心擔任研究員的鄭亞榮,從小就對植物著迷,有天,研究中心收到有毒雜草「莫斯瓦納」正在江原道海月的廢墟迅速繁殖蔓延、有人目擊了藍色光塵的傳聞,讓她想起小時候在鄰居奶奶家的花園裡,看到散發著藍光的奇異植物……

亞榮追查之後發現,人稱「蘭加諾的魔女」、定居衣索比亞的一對姊妹娜歐蜜和阿瑪拉,可能握有「莫斯瓦納」的真相。據說她們早年利用藥草治療了許多為落塵災難後遺症所苦的人。當她設法見到這對姊妹,終於從她們口中聽到這個惡魔植物的祕密… …

 

「我把心都交給了這個地球上最後的庇護所,它卻無法走向永恆。」

在60多年前的落塵時代,娜歐蜜和阿瑪拉姊妹因為身為「耐性種人」,遭到圓頂城人馬的獵捕。她們歷經千辛萬苦,終於逃到傳說中的庇護所:普林姆村。這裡有如末世最後的淨土,村民不分階級、互助合作,植物學家芮秋在山坡上那間溫室裡研究對落塵具有耐性的植物,並製作落塵分解劑以保護村民,而這裡的領袖智秀是唯一被允許進入那座巨大溫室的人。

神祕的溫室有如普林姆村的神殿,而當村民們發現,芮秋種植的植物「莫斯瓦納」居然可以抵禦落塵,它成了這座森林的守護神——也種下了讓普林姆村分裂的種子。為了要不要將「莫斯瓦納」帶出村外大規模栽培、與圓頂城談判,村民分裂成兩派爭執不休。與此同時,圓頂城的人馬終究還是找到了普林姆村……

 

即使會遍體鱗傷,也要前往開放的世界

封閉的圓頂裡寸草不生,只剩下生存的欲望,人類靠著搜刮文明殘骸以延續性命;

森林深處的封閉溫室,孕育帶給人類未來的種子,卻終究必須熄燈,曲終人散。

因為「永恆」是停滯不動,而「希望」必須落腳自由的土地。待在原地、什麼都不做,就什麼都不會改變。

讓人類從災難中倖存的奇蹟是科學嗎?一群一無所有的人如何改變了這個世界?

掌權者與弱者的階級對立、災難來臨時潰散的人性,在作者金草葉的筆下展現了與過往的反烏托邦小說截然不同的重點。她以自身的科學專業背景為基礎,編織出這個人類近未來的故事架構,更以她獨有的方式勾勒出人物之間產生關係變化時,那份寂靜幽微的情感,打動了無數韓國年輕世代。這種情感上的渲染,成就了「金草葉『善』的影響力」熱潮,也讓「金草葉世界」在許多讀者的心中持續無限擴張。

【故事特色】

1. 紮實的科學基礎設定

本書細緻地講述了關於植物的知識、研究機構的故事,每一項設定都是其來有自,打造出以紮實的科學知識為本的科幻世界與末世場景。

2. 以合作與和解,取代傳統的強弱對決

在反烏托邦小說中,大部分的基本人物設定都有階級對立,關係是垂直的,以弱勢者反抗強權增加戲劇張力。本書雖然也有圓頂城迫害耐性種人的描寫,但主要人物多以水平關係的連結來解決衝突與矛盾,是令人眼睛一亮的設定。

3.強調「共存」的核心價值

本書展現的價值重心不是「求生存」,而是「求共存」,一味隔絕、孤立、掠奪、互相殘殺才是真正的末日。不只是人與人之間,而是與所有生物都能共存,才是真正的救贖之道。當世界越來越讓人難以承受,我們更要互相拯救,更要相愛。

影音介紹

名人推薦

劉芷妤(小說家) 專文導讀

冬陽 (復興電台「故事與它們的產地」節目主持人)、臥斧、陳雪(小說家)、薛西斯(小說家)、盧建彰、簡嫚書(演員) 好評推薦

「金草葉在訴說這個人類如何拯救世界的故事時,寫的並非卓越的個人、偉大的發現、崇高的犧牲,而是仔細保存對彼此的記憶、守護渺小的約定、一起度過的日子裡結下的友情,以及時間沖刷也無法侵蝕的愛。」――黃睿仁(文學評論家)

 

有些書讀了讓人有智慧。有些書讀了讓人有溫暖。這本,都有。

我常常覺得,人生就是災難,只是你有沒有意識而已。

金草葉果然是當代的文壇翹楚,每次出手,都讓我充分感受到想像力的擴增。

我是臺南人。每次返鄉,都得擘劃每餐的美食,因為肚量有限,不想浪費在難吃的東西上。

時間很有限,讀書的機會很珍貴,金草葉從不讓我失望。

──盧建彰

 

《地球盡頭的溫室》是部警世科幻小說,故事時空設定在百年後的韓國,藉由植物異常增生的怪象喚起年輕生態學家的好奇,探究成因的過程中不意掌握到世人撐過「落塵浩劫」的關鍵,在多位女性角色穿針引線下揭開背後真相。

巧妙運用生物(尤其是植物及生態)知識、帶有一絲推理味的情節推展,作者金草葉嫻熟地掌握敘事節奏引領讀者展開冒險探索,用溫柔但堅定的口吻娓娓道出人類自食惡果後重獲新生之謎,在信念與情感上刻劃之深令人著迷。

──冬陽(復興電台「故事與它們的產地」節目主持人)

【讀者好評】

*只要是金草葉作家,我願意追隨到地球的盡頭!

*還需要多說嗎?「金草葉」,只要這三個字就夠了。

*金草葉作家根本是為了科幻小說而誕生的!

*終於,韓國也有具代表性的科幻小說家了……

*科幻與溫暖感性的相遇!我人生中的科幻小說,就從這本開始。

*餘韻久久不散,讓人深思未來與生命的小說。

*背景殘酷,故事卻散發溫暖的科幻感性,唯有金草葉才做得到。

*這部作品展現了,在世界滅亡的危機中,希望的火苗依然不滅。

 

作者

金草葉(김초엽)

1993年生,畢業於浦項工科大學化學系,獲得生物化學碩士學位。理科背景是她的創作養分,她的父親為園藝專家,甚至為她取名「草葉」,埋下本書以「植物」為主題的契機。由於她從小患有身疾,影響她對「改造人」主題產生興趣。
她以《成為改造人》獲得第62屆韓國出版文化獎,以《認知空間》獲得第11屆青年作家獎,2017年以《館內遺失》和《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》獲得第2屆韓國科學文學獎中短篇大獎、最佳作品獎,並以此為起點開始創作,成為代表這個世代的作家,在科幻小說界獨領風騷。目前為止,金草葉已出版的作品有《姆雷莫薩》、《行星語書店》、《剛才離開的世界》、《地球盡頭的溫室》、《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》等,其中有四本書在2021年度登上暢銷排行榜,使她成為話題度最高的作家。
漫遊者即將出版:
《行星語書店》(短篇小說)2022.9
譯者簡介
簡郁璇
專職譯者,期許在時間的淬鍊下,練就收放自如的譯筆。
譯有《關於女兒》、《我是金智恩》、《他人》、《兩個女人住一起》、《中央站》等數十冊。
臉書專頁、IG:小玩譯。

 

目錄

導讀 沒有英雄的非典型末日
序幕
第一章 莫斯瓦納
第二章 普林姆村
第三章 地球盡頭的溫室
作家的話
參考文獻

序/導讀

導讀
沒有英雄的非典型末日
劉芷妤(小說家)
長久以來,我對於自己該如何看待故事中的主要女性角色,常感到莫名糾結——當然,我並不喜歡傳統敘事中,女性總是等著被拯救的弱勢角色,但即使是在近幾年許多被視為「反轉性別角色」的故事裡,那個身負反轉重任的女性角色,也經常只是跳到主戰場上,去拿起原本男性角色會拿起的武器,說他們原來會說的話與做他們會做的事,這些主要女角總是被強調「不像一般的女孩子」、「個性大剌剌的絲毫不扭捏」、「不耐煩穿裙子和餐桌禮儀,完全不懂化妝為何物,反倒喜歡一身髒兮兮地和男孩們玩在一起」、「雖然長得漂漂亮亮的,但認真起來,可比男人還難纏」。
她們無論是否美貌、是否在意自己的美貌,都必須擁有一個男性的內在,在故事中承襲男性世界慣用的武器、冒險、格鬥或超能力去解決難題,以「男人做得到的事,女人也做得到」的自我證明,成為眾人點頭讚許的反轉典範。
這總讓我感到有些困惑,不確定這究竟是反轉了性別角色,還是強化了陽剛與陰柔氣質的刻板印象;究竟是證明了女人也能做到男人本來就能做到的事,還是證明了女人畢竟還是得學習成為一個男人,甚至要比男人更為男人,才堪擔當主角重任?
而金草葉《地球盡頭的溫室》,解決了以上的困惑,也拯救了始終卡在心裡那道過不去的檻上的我。謝天謝地,謝謝金草葉。
這是一個關於世界末日的故事。
說到世界末日與拯救世界的英雄,我們恐怕早已有了無數的想像:彗星撞擊、地殼裂開、殭屍逛大街、不懷好意的外星人、自相殘殺的核彈滿天飛;英雄則多半為了拯救家鄉與心愛的人赴湯蹈火,勇闖無數驚險的大場面,最終傷痕累累甚至壯烈犧牲自己的生命——然而在金草葉筆下,這個末日並非轟轟烈烈地來到,只有渺小的落塵不斷從天而降,讓人們無處安居,並蠶食鯨吞地讓這個星球上的生物一一死去,那麼細微,那麼緩慢,那麼安靜,卻又那麼沒有餘地。
這是一個不那麼陽剛想像的末日。
故事中的兩條時間線,其一是落塵浩劫下暫時倖存的人們如何在嚴苛的環境中生存,其二則是末日危機解除後,那個人們如常生活,像是末日從未來過的重建期。而故事中的特有種植物「莫斯瓦納」,不僅是解除地球末日危機的關鍵,其藤蔓也緩緩爬過兩個時間線,將兩個時代裡面臨不同世界的角色,緊緊連繫起來。
閱讀這個故事,感覺也像是隨書中角色,沿著藤蔓,在落塵紅霧之中往前摸索。這一頭是落塵浩劫下無處可去的少女姊妹,那一頭則是恢復平靜的重建期研究室中,一個著迷於植物的韓裔女性研究員,她們從不同的時空順著藤蔓而來,最終抵達了普林姆村這個如同烏托邦的所在,以及普林姆村裡那個永不熄燈的溫室。
當然,還有普林姆村的精神領袖與溫室主人這兩個核心角色。
正是那一個發光的溫室,培育出了莫斯瓦納這個挽救危機的特有種植物——這種毫不起眼、碰到還會讓人過敏刺痛的藤蔓,相較於炸彈的引信,顯然不夠刺激,但金草葉的這個選擇,不僅更適合長進讀者內心深處,植物特有的安靜、溫柔與強韌的生命力,也為這個不那麼陽剛的末日,尋得了一個恰當的解方。
在這個女人承擔領導重任、女人找到末日解方、女人背叛、女人失敗的故事中,縱使主要角色都是女性,甚至有一個難以判斷是不是女性的改造人角色,但我不會說這是一個「女人拯救世界」的故事,畢竟拯救世界的並非某一個女人,甚至也沒有誰真抱著拯救世界的高尚情操,她們僅僅是如我們一般地愛著,並以自身的能力與智慧去延續所愛的一切。
故事並不強調性別,沒有英雄,僅僅是跳脫了陽剛的單一想像,而那已經可以是一種別出心裁。畢竟,當我們習慣了顯而易見的危機,認為每一種末日都能簡單粗暴地解決,就很容易對不易指認的威脅失去戒心,像是微塵,像是病毒,像是認知作戰。我甚至認為,像這樣的非典型末日想像,反倒能幫助真實世界裡的我們,離末日更遠一點。
說回故事中最讓我心折的,其實是金草葉筆下,同樣擺脫單一想像的、某種具有搖晃感的特質:比如說,關鍵植物莫斯瓦納具有「能夠拯救世界卻也可以毀滅烏托邦」的兩面性;努力維繫著普林姆村運作,卻深知這遺世獨立的烏托邦必然覆滅的心情;明知這個世界有那麼多假裝成好人的自私惡棍,但還是不希望世界末日來臨的複雜感受;世界末日來了又走,卻始終沒有說出口的隱藏情意⋯⋯那些即使在末日氛圍籠罩下依然充滿矛盾、困惑與不確定性的情感細節,在金草葉筆下如同陽光下樹葉的光影搖晃閃爍,正因半隱半顯,反倒將人性寫得如此通透,並讓這個末日故事,顯得那麼溫柔詩意。
我向來熱愛雋永的故事,更勝於精緻的文筆,而這一本就連書名都令人神往的《地球盡頭的溫室》,便是我最喜歡的那一種,美得讓人在讀畢後,闔上書頁,閉上眼,就好像能在落塵迷霧中,看見遠方那個在山丘上永恆發光的玻璃溫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