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89863985372.jpg

禪與摩托車維修的藝術(45週年紀念版)

  • 出版社 天下雜誌
  • 作者 羅伯
  • ISBN 9789863985372
  • 分類
  • 庫存 1 件 (總店)
  • 庫存 (更新中) (理工分店)
MOP $200.0
加入欲購


關於生命中的不安,如何面對、如何抉擇、如何妥協,

跨越多個世代的人們都在這部經典裡找到各自的答案。

本書是半世紀以來最重要、影響最深遠的作品之一。 ──《時代雜誌》

奇特而美好……讀來清新動人,數十年如一日。 ──《紐約時報》

一本輝煌的巨著……每個人都應一讀。 ──《衛報》

★ 獲選《時代雜誌》70年代最有影響力的書籍

★《倫敦電訊報》、BBC評為「史上最多讀者的哲學書」

★《時代雜誌》、《紐約客》、《紐約時報》、《衛報》……媒體一致盛讚

一場盛夏的摩托車之旅,是探索,也是歸途,

引領不同世代的人們直視內在的衝突與恐懼,

尋找與自己、與世界的相處之道。

「我,是什麼樣的人?」

1970年代的夏日,「我」與11歲的兒子克理斯從明尼蘇達出發,打算騎乘摩托車橫越半個美國,一路飽覽景色至加州海邊。在這趟為期17天的旅程裡,「我」發現,過往因鑽研哲學導致精神分裂的回憶就如鬼魅般緊緊跟隨。為了安撫過往的靈魂,「我」決定好好面對過去、面對自己的恐懼,並試著完成早已遺忘的哲學理論……

羅伯.波西格曾是早慧的科學研究者,15歲即進入大學研讀分子生物學,卻對制式科學方法產生質疑。他將目光轉向哲學,依然得不到答案。於是,他離開學院,到印度接觸東方思想。他開始離群,走進山林,獨自思索……

他被判定為精神分裂,被迫接受不人道的電痙攣療法。他喪失了一切身外之物,金錢、地位、婚姻、公民權,也遺忘了一部分的記憶與個性。

出院後,波西格與兒子克理斯進行一趟橫跨美國的摩托車之旅,寫下這本《禪與摩托車維修的藝術》。他以細膩的觀察,描繪沿途的濕地、沙漠、小鎮、森林,更無懼地踏上過往的足跡,從殘缺的筆記,一片片拼湊被埋葬的記憶與哲學理論──「質素的形而上學」。

他爬梳自蘇格拉底以來的西方哲學,修辭、邏輯、理性、唯物論、唯心論……試圖在古典與浪漫、科學與藝術、主體與客體之間尋求整合之道。他以旅途中最實用、最實在的摩托車維修,闡述屬於科技的和諧與美感,教導我們如何在科技生活中獲得寧靜與美好。

跨越心靈與物質的鴻溝,他為整個世代的科技無望感尋求解答,也為自己找到一條回家之路。

跨越世代的意義──

《禪與摩托車維修的藝術》首次出版於1974年,出版前曾遭到120多家出版商拒絕,出版後迅速創下銷售奇蹟,長踞暢銷榜,至今依舊是美國哲學的入門讀物。

70年代,正值美國經濟富裕,但社會文化極度不滿物質成就的年代。波西格在書中探討心靈與科技的距離,思考真正的價值,讓這些想捨棄物質成就的人得以擴展成就的意義,迅速引起共鳴,奠定了這本書的經典地位。

理性帶來科學與科技的高度發展,但人心的迷網與焦慮卻從未止歇,經過近半個世紀,這仍是現代人必須面對的課題。在社會變遷的轉折處,甚至是人生不同階段的轉折處,我們都會再次困惑,渴望新的可能。

內文選摘──

●傳統科學方法向來都是後見之明,這還是以最佳狀況而言。傳統科學方法適合用來回首你走過的路,適合試煉你自以為知道的真理,卻無法指點你應該去的地方。除非你該去的地方是來時路的延續。

創意、原創性、發明心、直覺、想像力──換言之,就是不打結──這些東西完全在科學方法的範疇之外。

●如果你想蓋一間工廠,或想修理一輛摩托車,或好好治理一個國家,又希望腦筋一路順暢,空有古典式、架構式、主客體二元論是不夠的。你應該具備衡量工作品質的敏感度,必須能感受好壞的差別。引你向前走的正是這份敏感度。這份敏感度不單純是與生俱來的能力,儘管它確實人人都有。這份敏感度也是後天能培養出來的東西。它不只是「直覺」,不只是無法解釋的「技巧」或「天賦」。它是和現實接觸的直接結果,是和「質素」接觸的直接結果。

●「關心」和「質素」是同一檔事的內在與外在。一個人如果在工作時看得見質素、感受得到質素,這人一定會關心。一個人如果關心他看見的東西、做的事情,這人必定具有質素的一些特質。

●頭腦打死結的時候,可能比想法擠得水泄不通的情況更好。問題的解決之道通常乍看之下不重要或不適合,但假以時日,打結的狀態會讓解決之道漸漸現出真正的重要性。解決之道顯得渺小,是因為你既定的觀念讓解決之道顯得渺小。

●內心寧靜完全不是科技的表面工夫,而是科技的全部。能產生心平氣和的才是佳作,而破壞心平氣和的才是劣質。產品規格、測量儀器、品質管制、最後檢測,這些全是達成目標的手段,目標是讓工作者獲得內心寧靜。想在工作中與「善」結合為一,就要先培養內心的祥和,寧靜之後才看得見那份「善」光芒四射。

●唯有在個人價值正確時,社會價值才會正確。想改善世界,應該先從個人內心出發,從自己的頭腦、雙手做起,然後逐漸向外開展。有人喜歡談論如何擴展人類的宿命。我只想談論如何修理摩托車。我認為,我想講的話更具有延續的價值。